爱读笔趣阁 > 凤麟山海异闻录 > 第一章 怪梦中的白衣少年(一)

第一章 怪梦中的白衣少年(一)

一秒记住【爱读笔趣阁 www.ad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笔趣阁www.adbqg.com,最快更新凤麟山海异闻录最新章节!

讲台上老师还在眉飞色舞地谈着李太白,是我最喜欢的古代文学课。可这两天我实在是无心听讲,原因连我自己都嫌荒唐:最近总在做怪梦,一个个都太过离奇。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我的这些梦简直是莫名其妙。
    
    起初自己并不在意,吃吃饭、聊聊天也就忘了,可梦接连不断、越做越清晰,直至每天起床都会有真实的腰酸背痛、走路时都若有梦中的魅影在眼前摇晃。我开始在上课发呆,总是想起这些梦,甚至情不自禁地把最深刻的几个记录了下来,并当作故事发在了校园论坛上。何知这一发,居然点起一个伏脉千里的导火索,完全炸毁了我过去的平静生活。
    
    【第一个梦的记录:2013年3月10日】
    
    我收到一个同学的邀请,周六晚上去她家的森林别墅参加宴会。
    
    我想着,虽然不太熟,但毕竟是同学,也不好推托,就答应了下来。可在晚宴的当天上午,我意外地收到一封匿名信与一张光盘,信上只有一句话:
    
    “不要去森林别墅,她早已被相柳瓶所杀。”
    
    我顿时大吃一惊!倒是听过传说:有些过于自私阴损的人,因为周遭人对之怨气不断叠加,当她独处一室时,会招来一个黑瓶于顶上,不断往下倒水,如果她伸手拿下了这个黑瓶,便会承怨气、应诅咒而死。这个黑瓶就叫做“相柳瓶”,相传为被大禹杀死的怪物相柳氏所制。
    
    可这只是个久远而无稽传说,并没有听说发生过,眼下是什么情况?我赶忙打开笔记本放出光盘,只见画面先是一片黑暗,即而缓缓地浮出一行白字:
    
    “有些看似荒诞不经的传说,其实真的存在。”
    
    我略感不适地呡了呡嘴,看到画面中那个同学独处寝室,正在一边吃葡萄一边玩手机。忽然,她上方空空的床铺里,伸出了一只黑瓶,瓶身被一条蛇尾缠绕,缓缓扭转,水倾而出,恰好浇在她头上。
    
    她“啊”地一声跳起蹦开,还没反应过来,黑瓶又移动到她头顶,继续倒出。她一脸惊讶,可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只是一边大骂一边去夺瓶,估计是以为哪个室友躲在床上整她。夺了三次,那条蛇尾才放开。
    
    她抓着黑瓶,居然做出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咕嘟咕嘟,她把剩下的水全部喝下了!画面顷刻一片雪花,待到重新清晰时,只见她面目狰狞、似笑非笑,正端着一个盘子向门口走去,盘子里是她吃剩的葡萄,那些葡萄摆出两个图案,居然是——古河图、洛书!
    
    她顺着走廊缓缓向前,一路不断托高盘子给别人吃葡萄,可没有一个同学敢吃,全都害怕得离她远远的。直到她走出寝室大楼,画面又恢复一片黑暗。突然,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被吓得不轻,赶忙把电脑关了,下意识捂住心口。天啦,这是真的吗?是谁拍的?又是谁寄给我的?那个女同学真的已死吗?
    
    为了查清真相,我还是决定赴宴。
    
    黄昏时分,我依照地址,穿过一大片松树林、灌木丛,到达了她家的别墅。她早就在门口笑脸相迎,并没有什么异样,还亲热地挽着我的胳膊,小声说道“今天我继母在家,她精神有点问题,你多见谅哦。”我忙摇头笑道:“没事没事。”
    
    我们进去的时候,大厅内灯火辉煌、宾客满堂。摆放着很多小桌,大家三五而坐,欢声笑语,我却一个也不认识。
    
    我便静静找了个靠窗的桌子独坐,她也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桌子上的美食很多,可我并没有什么胃口,只是托着腮,静听着厅内的古典钢琴曲。她说笑了一圈,旋即又到我的对面坐下,还热情地让我吃这吃那。
    
    忽然,楼梯上出现了个抱着大黑瓶的女人,披头散发,看不清脸,带着丝丝诡异。她笑到:“这就是我继母,她给我们送葡萄酒来了,这酒很好哦,你一定要多喝点。”
    
    因为我从不喝酒,刚想推托,她已向那个女人高呼:“妈,先送这桌一杯!”那个女人穿着暗红色的长裙,走路如曲扭如蛇,缓缓靠近,随即而至。只见同学捧出一个放着长勺的大玻璃杯。那女人便托瓶倾液而出,我登时大惊失色,那哪里是什么葡萄酒,明明是浓稠的血浆!女人倒满一瓶便转身去别桌了。我本来就晕血,在这浓烈的血腥味中,不断干呕。可同学却面无异色,反而俞笑俞欢,她开心地搅拌着血浆,然后抽出长勺,神情贪婪地舔食勺柄上的余血。接着便把那一大杯都推过来,满嘴残血地笑着:“你快尝尝!我先去招呼别的客人下。”
    
    我不禁用手捂住口鼻,却发现厅内的宾客都在欢快地喝着。正在惊恐万分、不知所措之时,忽然发现,我右手边不知何时坐了个人。一转头便看见一张略显苍白而年轻的脸,削瘦的身上披着件白色外套。我有点发愣,这人虽然不认识,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白衣少年默默冷冷回身,定定地指着一个方向。
    
    我顿时会意,瞥了一眼同学,她还在和宾客们说笑。我忽地跳起,飞快向后跑去——果然有门!只是,只是打不开呀!
    
    转身发现:哪还有什么宾客!那同学已经面异狰狞,疯狂地追袭而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白影闪过,一下便把门手劈坏,我没命地夺路而出。谁知道刚跑出别墅,左肩已勾来一只鬼手,我忙向右一个大转身,她又立即张着血盆大口向我扑来。正在我快要吓疯的时刻,只见她的背后突闪出一个白影,把她横甩在地。我一时愣住,女鬼即刻扑起,白衣少年对我大喊:“还不快跑!”
    
    我反应过来,转身狂奔,身后传来一阵阵无比悚人得邪叫。因为我有夜盲症,也看不清路,那些灌木、松针不断划着我的皮肤,可我还是在不停地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