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笔趣阁 > 凤麟山海异闻录 > 第三十七章 阮家三兄弟

第三十七章 阮家三兄弟

一秒记住【爱读笔趣阁 www.ad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笔趣阁www.adbqg.com,最快更新凤麟山海异闻录最新章节!

今年的暑假来得格外晚,七月初才结束了考试,我们和家里各自编了理由继续留校。其实我说要暑假实践也没错啦,我做的,可是说出来一定觉得是得了幻想症,其实真会随时危险丢命的大事啊!
    
    七月八号的早上,我才穿戴好出沁芳阁,和平时一样准备下楼吃早餐,在走廊上就看见云晖正靠着餐桌和三个陌生少年一同说笑。这时红昭也从虹影馆出来了,走到我身边低声道:“他们是……阮家人?”
    
    缓缓抬起右手,羲凰神戒在食指上幽幽发光,我方点了点头。
    
    这时云晖也看见了我们,忙笑着招手示意快下来。三个少年亦回首张望,我俩一边下楼一边快速打量了对方一番:坐在云晖身边的少年穿着黑银相间的T恤,看似严谨而冷傲,应该最难对付;在他身旁的白体恤,感觉是属于安静谦和型的,长的也十分清秀;最旁边的那个红体恤,笑起来邪邪的,性格嘛,估计属于外向而多心眼型。三人一样的吊梢狐狸眼,多少都带着些媚气。
    
    打量间我们已经走了下来,隐隐听见红体恤对白体恤低声耳语道:“又是两只美味的鸟儿~”白体恤稍稍低头浅笑了一下。
    
    云晖忙起身道:“这是闵敏,这是林红昭,先前介绍过的。”
    
    大家礼貌性地相视一笑。
    
    云晖接着道:“我旁边这位是阮刑,这位是阮越,第三位,是阮煜。都和我们一届呢,开学大三,暑假期间,会一起在这儿度过。”
    
    彼此忙又相视礼笑。这时,白诣、穆哲、子明也下楼了,却明显感觉这三只狐狸的脸色稍稍起了变化。
    
    云晖亦彼此介绍认识了一番,遂开始一同吃起早餐。毕竟是初次见面,大家说话都比较客套、小心。
    
    吃完后各自散了,我照例到后园里散步,顺便看看那些快要凋谢的蔷薇,忽地身后传来一声:“嗨,闵敏。”
    
    回头一看,红衣阮煜。我微微一笑:“你也是来赏花的吗?”
    
    阮煜呵呵笑道:“花呢,我就没有那份诗意来怜悯它的凋零了,不过,对你,我还是挺感兴趣的。”
    
    我抬眼一笑:“哦?”
    
    阮煜流目如钩:“听说你很了不起,有一本书,可以掌控上古的神兽,如今住在同一屋檐下,不知可有机会幸得一见?”
    
    我轻轻一笑道:“会有的。我的任务就是把那些不听话的、私闯人间的异兽都给封回它们该回的地方去。”
    
    阮煜哈哈大笑:“听起来很高大上啊!那你也要有相配的技能才行。”
    
    我点头道:“这是自然,况且我也不是一个人。”
    
    阮煜的笑容更加邪魅了,这时,云晖和白诣恰好走来,云晖忙笑道:“在聊什么呢?挺开心的样子。”
    
    阮煜略微撒娇道:“我来打听打听你的丰功伟绩啊!怎么,咱俩从小一起长大,现在有了新团体,就不要我了?”
    
    还没等云晖回答,白诣先道:“永藤县壶村近来闹水怪,我们正准备明天去呢,阮公子若有兴趣,一起来啊!”
    
    阮煜立刻笑道:“那太好了,我从小就对神神怪怪的东西最感兴趣,看来这回可以大开眼界呢!还真是麻烦了,要多带我们三个。”
    
    白诣浅笑道:“客气!不过是多定几张车票而已,人多热闹。”
    
    无论真情假意,这一天我们混着胡吹海聊、吃吃喝喝,还是比较和谐欢愉的。阮家兄弟住在三楼,等他们晚间回房休息了,我们自然要开个小会,选在男生房间怕忽然串门,便来到我的沁芳阁。
    
    云晖进来四处张望了下,不免打趣道:“我的天,这房间几月没见居然乱成这样了!真是越来越有文学家的气质!”
    
    我猛地掐他,一边咬牙道:“这叫温馨,懂不懂!”一边忙招呼大家到小花厅坐下。
    
    刚坐定,我立刻向白诣问道:“你怎么直接告诉了阮家兄弟我们的行动计划,并且还要带上他们一起去?”
    
    白诣浅淡一笑,缓缓道:“阮家这次派人可谓有备而来,其实彼此都知道身份,我们即使再藏着掖着,他们也会想方设法跟随、探听,甚至捣乱。同一屋檐下,何苦撕破脸皮?倒不如大大方方让他们跟着,看看狐狸的花样手段,我们正好来个反侦察。”
    
    大家方笑着点点头,红昭道:“考验智慧的时候到了!”
    
    我挽着她的胳膊附笑道:“还有敏锐、严谨、实力!”
    
    穆哲冷冷道:“我们各有神戒、神器,《山海录》又在手,他们不会也不敢怎样,但毕竟是来打探情况的,我方在明,这虚虚实实的把握……”
    
    白诣一摆手道:“不用!我们就按最真实的一面表现,静观其变,引出老狐狸来再说!”说罢看着云晖。
    
    云晖亦笑着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大家照例旅行穿戴,在大厅集合吃早餐。却看到阮家三兄弟抱着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下来了。
    
    我不禁讶异道:“这……这是……泳衣?潜水镜?鱼粮?鱼竿?渔网?氧气瓶?一大袋鲜鱼?……菜刀?狼锤?!”
    
    阮煜一看到我们,连忙魅笑道:“你们可都是高手,为了不给你们添乱又要自卫、立功,瞧,我们自备了这么多东西!昨晚都商量好了,功课十足!从吸引水怪到下水战斗,一应俱全!哈哈!”
    
    我心下骂道:还真会天真无知装逗比啊我去!三只可恨的刁狐狸,昨晚果然也急着开会了!这纯纯地是乱不添足死不休啊!也是,知道自己和水怪一样终是要被封的,兔死狐悲,自然不会向着我们了!
    
    云晖笑道:“阮兄弟,这样我们可不敢和你同行了哦,要不今天让着你们先去?”
    
    阮煜刚想耍赖皮,白诣早淡然道:“难得几位竟考虑得如此周到,我们先在此谢过了。只要不嫌重,尽量随意背过去吧。”
    
    阮煜吆喝一声“好嘞!还是白公子最好!”,随即抛了个魅眼,就把渔网往肩上一搭。阮刑、阮越虽未作怪,却也把这堆东西尽数整理好。
    
    这是要来真的!看来关键时候,我还有必要先放几个山海灵兽绊住他们才行!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