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笔趣阁 > 谁主风流:情长路更长 > 第285章 不胜酒力

第285章 不胜酒力

作者:晨风琪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读笔趣阁 www.ad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笔趣阁www.adbqg.com,最快更新谁主风流:情长路更长最新章节!

慕容云让冯瑞军把聚会定在中午,表面上说大喝一顿,其实是算计着他们三个下午还要上班,就算喝,顶多也就是喝点红酒,表达一下相聚的喜悦也就罢了。
    
    定下这次聚会之时他还不知道林虹和明慧谁会赴他之约,但无论是谁,他都不愿因为喝多了酒影响他和她们的欢爱缠绵,更不愿让佳人良宵颙望,独自面对漫漫长夜,面对他酒醉后的酣睡。
    
    可现在看来,他的如意算盘很可能要落空,这三个家伙明显是有备而来。
    
    果然,征得冯瑞军的许可,服务员开始斟酒,先给罗雅文、李惠秋面前的高脚杯中各斟了半杯红酒,随后,用分酒器将蒋萍和四位男士的白酒杯中斟满了“道光廿五”。
    
    慕容云明知故问:“喝白酒?下午不上班了?”
    
    冯瑞军说:“蒋萍今天休班,雅文和惠秋要早走一会儿,我们三个都请了假了;现在,整个滨海海关差不多都知道你回来了,估计也都知道咱们几个中午在一起,领导们也都理解,不会说啥;今天还是老规矩,谁也不多喝,谁也不少喝,两瓶白酒,咱们四个人均分,剩下那瓶能喝多少喝多少,然后红酒盖个冒儿!”
    
    “好!”慕容云稍觉放心,喝六七两白酒,应该不会太“误事”,爽快的点点头,“喝酒之前先办点儿正事儿。”
    
    他把带来的六个澳洲产的袋鼠品牌、袋鼠皮的长款钱夹放到餐桌的转盘上,一面转着转盘,一面说:“这是潘钰给你们选的礼物,男士是黑色的,女士是酒红色。”
    
    之后,他又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冯瑞军,“你还得给我办点儿事儿。”
    
    “什么事儿?”
    
    “帮我买一些咱们这‘褡裢岛’的野生鲍鱼和海参,鲍鱼要鲜活的,五六头左右的,四五斤就行;剩下的钱全部买海参,要七年以上的淡干刺参,明天中午给我,我下午的航班。”
    
    虽然条件比较苛刻,时间急,但绝对难不倒开发区海关的副关长。
    
    冯瑞军知道不收钱,慕容云绝对不会同意,把钱递给蒋萍,“还有别的事儿吗?”
    
    慕容云喧宾夺主的举起杯,“别的事儿就是喝酒了,来吧,三位老兄,三位嫂子,整整两年未见了,我远归算客,又是小弟,先干为敬,以此表达我的拳拳思念之情。”
    
    众人同举杯,共饮。
    
    一杯酒下肚,左林问:“老慕容,晚上呢,什么安排?”
    
    慕容云“嗤”的笑了一声,“瑞军,老纪,这两年,大左的酒量变化很大吗?”
    
    纪伟峰说:“没有啊,他还是那个德行。”
    
    “就是嘛,哥们儿十几年了,我就不信喝完这顿酒,他晚上还能立着见人。”
    
    几个人大笑,都知道,左林的酒量虽照那哥仨稍逊,但他有个让人惊叹的“本事”,不管是中午喝,晚上喝,只要半斤酒下肚,回到家,都会睡到第二天早晨。
    
    慕容云趁机说:“晚上你们就别管我了,还有几个朋友约了我。”
    
    在座的谁都没有怀疑慕容云话语的真实性,他在滨海工作时,既当过酒店的老总,又任过隶属海关的一把手,交游广阔,晚上有安排是再正常不过。
    
    一顿饭,在觥筹交错的欢声笑语中吃到午后三点;三瓶白酒,因为有蒋萍这位善饮的川妹子帮忙,喝得点滴不剩,每人又喝了一高脚杯红酒。
    
    酒酣饭足,纪伟峰负责送东倒西歪,站都站不稳的左林,冯瑞军夫妇送慕容云回酒店。
    
    到了酒店门口,慕容云没有让他们两口子下车,直接打发他们回了家。
    
    要是往常,喝个七八两酒,慕容云顶多觉得有些晕,有些气促,脚步都不会虚浮;可因为昨天晚上睡得少,再加上和明慧缠绵的有些过度,他明显感觉到自己不胜酒力,走进酒店,双眼沉得都快睁不开了。
    
    慕容云强忍着浓郁的酒意,尽量不让自己显得脚步蹒跚,头晕脑胀的乘电梯上楼,用房卡打开门后,靠在门框上喘了一会儿,把房卡放到了门口的地毯下面。
    
    走进房间,关上门,他再也站不稳,跟头把式的到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扶着冰箱门咕咚咕咚的一气儿灌了一瓶后,又拿了一瓶,一面往卧室走,一面不忘给明慧打电话。
    
    电话刚响,明慧就接了:“喂?”
    
    慕容云仰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老婆,我吃完饭了,刚回到房间,嘱咐你一件事儿。”
    
    明慧知道是慕容云,也听出来他深浓的酒意,笑着说:“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我是阮明慧,不是你老婆。”
    
    “我喝的是有些多,但还不至于打错电话,”慕容云只觉酒意越来越浓,重重的喘了口气,接着说:“从今天早上,到现在,我脑子里想着的只有一个女人;我知道,今天之前,这个女人不是我老婆,今天之后,她也不会是我老婆,可我会记得今天这个日子,我以老公的身份等那个我喜欢得要命,把心和身体都给了我,名叫阮明慧的女人下班,等她早点回来;流年似水,再去经年,我不知道我和她相会的日子会有多少,可我知道,她的掌心里会永远握着我的思念。”
    
    明慧眼中刹那间噙满了泪花,在她的心里,也会永远住着这么一个人,遥远的爱着,遥远的念着,这辈子已注定都无法在一起,也许都不能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可是就是这个遥远的人支撑了她生命里最重要、最灿烂的那些日子,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没有遗憾,没有后悔,只是暖暖的回忆。
    
    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珠,明慧温柔的说:“老公,你想和我说什么事儿?”
    
    电话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估计是慕容云在脱衣服,“我是想告诉你,我喝的有些多,马上就要睡觉了,你下班回来时敲门或打电话我很可能都听不见,所以,我把房卡放在门口的地毯下面了。”
    
    “好,我知道了,老公,要不要我现在回去?”
    
    “不用,”慕容云的声音已含混不清,“你现在回来,我也是睡觉。”
    
    “嗯,那好好睡觉吧,我下班就回去。”
    
    “老婆,早点儿回来。”
    
    放下电话,明慧握着手机,眼泪顺着脸庞不受控制的滚滚滑落,她多希望,这样的话,他每天都会对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