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笔趣阁 > 影视世界旅行家 > 第1710章:给娘子找个大靠山

第1710章:给娘子找个大靠山

作者:昨夜大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读笔趣阁 www.ad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法海飞到半空,红色袈裟飘舞,手中一甩拂尘,“许仙,你已经坠入魔道,乖乖束手就擒,随我会金山寺,我要给你洗去身上孽障。”
    
    江浩也不甘示弱,飞到半空与法海齐平,身上书生袍随风咧咧,纯钧剑飞出握在手中,气势勃发一点不输法海。
    
    “法海,这里是杭州城,万千百姓安居之所,你敢动用法力必然造成无边杀孽,到那时你业障缠身,还想成佛,呵,恐怕佛祖会直接下来收你!”
    
    “我乃当朝举人,有朝廷气运加身,你动我就是与官府为敌,你金山寺可承受的起!”
    
    “法海,我乃道家人,做什么事有道家管,你硬要用佛家规矩来管我,是何道理,你要挑起佛道两家之争吗?!”
    
    江浩大声喝道。
    
    法海脸上带着讥笑,“呵呵呵,许仙,你虽是修士,可要说挑起佛道之争,你还不配。”
    
    “你说我不配?”
    
    “对,佛道历来有纷争,可为你这么一个小小无名修士,呵呵,你以为其他门派会在乎你的死活吗。”法海道。
    
    江浩看着法海,淡淡道:“法海,你可敢与我打个赌?”
    
    “赌什么?”法海诧异问道。
    
    “二个月后,我会广邀道家同门前往金山寺,来一场佛道之间的大辩论,这一次我们不辩佛道经文,只辩妖,我就想问问,妖,能否活在这片天空下,法海你可敢应?!”江浩看着法海道。
    
    法海脸上阴晴不定。
    
    佛道辩论,辩的却是妖。
    
    这许仙肯定是为了自己娶了蛇妖妻子辩驳,或者还会引申妖能否与人同等之类的。
    
    他此刻对妖这个话题非常敏感,幻象中他的神魂变成一只大黑蛇,被江浩点出他是八部众的‘摩侯罗伽’大蟒神转世,前世就是妖,为了脱离妖身才转世投胎成了法海。
    
    可在法海想来,妖就是妖。
    
    “胜者如何,败者又如何?”法海沉声问道。
    
    江浩轻轻一笑,“如果我胜,说明你错了,从此以后你法海再不可捉妖,为天下妖族留一线生机,如果是你胜了,那就说明我错了,那我与娘子白素贞合离。”
    
    法海想了想,
    
    “好,我就在金山寺等你两个月。”
    
    一甩大红袈裟,身子向着远方飞去。
    
    法海没有发作,主要是被江浩唬住了,如果两人动手必然惊天动地,不知道要毁掉多少房舍,可能整个杭州城都会被捣毁,到那时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法海不敢惹如此大的业障,所以投鼠忌器下不敢真的动手。
    
    当然,江浩的身份也是原因之一。
    
    他是举人,自己打杀一个举人朝廷必然不会置之不理。
    
    更重要的是,江浩说自己能引起佛道之争,法海不知道江浩底细,自然会以为他有深厚背景,他也是有家的人,金山寺就是他的家,如果真引来强者,他金山寺怎么办。
    
    法海这次选择了撤退。
    
    法海离开后,江浩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能感受到法海身上那磅礴的法力,比自己确实强大许多。
    
    金刚转世就这么逆天吗,二十年就修到这种境界,在看看自己,千辛万苦如今才刚刚达到元婴境。
    
    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落回地面,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江浩一边慢慢品茶一边思索对策。
    
    一个庞大的计划在他脑海中成型,而后慢慢思索细节。
    
    回到屋里,江浩打开阵法,从空间内放出一样物品。
    
    严格来说是一个人。
    
    “国师”。
    
    只有躯壳,神魂元婴在他的紫金葫芦里。
    
    江浩捉住国师的神魂元婴后,考问出很多东西,修炼功法,千丝鹤法术,各种符篆,其中就有不同于江浩用的请神术,严格来说国师的请神术是加持术。
    
    国师的身体,江浩还是第一次拿出来,他原本以为没什么作用,只是不想留下线索,没想到今次的计划,这具身体却成了重中之重。
    
    因为当时收的及时,现在这具身体还是温热的。
    
    “高级解毒符!”
    
    江浩对着国师身体一连打出三张解毒符,彻底解了这句身体上金钹法王的蜈蚣毒。
    
    金钵法王的毒最厉害的地方是能毒到神魂元婴,那才是最难解最歹毒的地方。
    
    身体上的毒解了之后,江浩放出当日炼制的那具泥人分身,掐动法决一点,把泥人身上的分身神魂抽出,反手注入国师身体里,随后以法力催动。
    
    国师慢慢有了心跳呼吸,最后睁开眼睛。
    
    “道友!”
    
    江浩笑了笑,有了国师,还怕不能发动道门中人。
    
    “你去京城,广发请帖,就说仙门弟子江浩要与佛门金山寺法海进行一场关于‘妖’的佛道大辩论,请人们前往助威。”
    
    国师站起来,“我这就去办。”
    
    江浩看看国师,“你如今只是分身,没有元婴支撑,实力也就筑基期,如果有人问起,你可说为疗伤用了本门秘法压制修为。”
    
    “明白。”
    
    江浩把国师的飞剑还给分身,分身驾驭飞剑向着京城飞去。
    
    当日江浩暗算国师,把他的元婴捉住,身体躯壳收走,没想到今日竟然有这种用处。
    
    做完这一切,江浩来到姐姐许娇容家,先是和外甥女莲儿玩了玩,对姐姐道:“姐,这段时间保和堂经营步入正轨,素贞有些想家了,她出来几年,想要回青城山老家祭拜先人。”
    
    许娇容点点头,“如今你们已经成亲,汉文你也成就不小,素贞生出省亲祭祖的想法很正常,不过这一路路途遥远,你们一定要小心。”
    
    “好的姐姐。”
    
    在姐姐家吃了晚饭,江浩离开后,直接放出剑翼,隐身飞向青城山。
    
    几个时辰后,江浩给白素贞传讯,让她来接自己,他在青城山一处凉亭等候。
    
    此时天色蒙蒙亮,山边露出一抹微黄,山巅清晨雾霭笼罩,秀丽壮美,不愧是青城天下秀。
    
    “相公~!”
    
    一声呼唤。
    
    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一头扎入江浩怀里。
    
    “相公,你没事妾身就放心了。”
    
    “我自然没事。”江浩笑着道。
    
    白素贞抬起头,看向江浩问道:“相公没有见到法海吗?”
    
    “见到了。”
    
    江浩把见法海的细节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白素贞惊讶看向江浩,“相公,你要和法海辩法,你要知道,和尚最能辩论,他们整日看佛经,学的就是论辩。”
    
    江浩笑了笑,“我知道,不过你家相公的嘴皮子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
    
    “可,可如果你输了,那素贞就要永远离开相公了。”白素贞说着,眼眶有些发红。
    
    江浩捧着白娘子的俏脸,语气坚定道,“所以为了娘子,我也不会输。”
    
    此时天光已经大亮,江浩看看周围景色不错,笑着道:“娘子莫要担心,为夫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我第一次来青城山,你这地主不带我游览一番吗?”
    
    “好啊。”
    
    不得不说,青城山的景色确实美不胜收,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云山苍苍,江水泱泱,眉黛敛秋波,尽湖南,山明水秀。
    
    “相公,前面就是黎山老母庙,当年我就是在那里得传功法,我想前去祭拜一番。”白娘子道。
    
    “应该的,我陪娘子。”
    
    黎山老母庙占地极大,一看就知道历史悠久,殿宇飞檐彩拱,金色屋面,庄严肃穆,汉白玉石护拦大气恢弘。
    
    前殿是三霄娘娘殿,供奉碧霄、云霄、琼霄三位女仙,三霄殿门上方挂着“母即师也”的牌匾。
    
    江浩看过封神榜,知道三霄娘娘的故事,通天教主三位弟子,封神后掌管主管人间福、禄、寿的三位最高女仙,正财神赵公明的妹妹。
    
    上次自己请神请来了赵公明。
    
    江浩和白素贞一起拜过三霄娘娘。
    
    来到主殿,门口挂着:“天地人寰肇始老母乃先祖,日月星斗生辉大道是本源”的金漆牌匾。
    
    传闻黎山老母乃是生化天地万物之母,开启大道教化之始祖,道家典籍上记载,黎山老母乃是女娲娘娘的一具分身。
    
    走进主殿,黎山老母高坐于龙首莲花座上,两鬓白发仪表穆穆,令人肃然起敬。
    
    两边金童玉女护法,左右供奉斗母、地母、碧霞元君、观音老母、文殊、普贤,以及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太阴、太阳、经坛土地等各位尊神。
    
    从这里可以看出黎山老母的地位之尊崇。
    
    此时殿内并没有其他人在,白素贞对着黎山老母圣像跪下,双手合十虔诚叩拜。
    
    白素贞叩拜起身后,江浩问道:“我看你并非以弟子礼叩拜啊?”
    
    “相公,素贞只是传世弟子,并非亲传,没有资格以弟子礼叩拜。”白素贞道。
    
    江浩跪在白素贞刚刚跪拜的蒲团上,恭敬磕了三个头,忽然心里生出一个想法。
    
    能不能让白素贞真的拜入黎山老母门下呢,不是什么传世弟子,而是真正的弟子。
    
    这区别可是天壤地别。
    
    就好比道门弟子都说是三清弟子,可三清正式弟子也只有那几位。
    
    此前白素贞得到过黎山老母功法,算是再传弟子,如果能够正式入门,那娘子就有了一个大靠山。
    
    想到就做,反正不会有什么损失。
    
    江浩脸皮厚,失败也不丢人。
    
    再次磕了三个头。
    
    白素贞诧异看着江浩,不知道他为什么拜过之后又拜,刚想说话,这时江浩开口,对着黎山老母圣像虔诚道:
    
    “道门弟子拜见黎山老母,我家娘子白素贞,天性善良,贤良淑德,菩萨心肠,以岐黄医术悬壶济世,造福黎民,但却因妖族出身屡屡遭难,老母乃天地正气智慧化身,救苦救难,慈悲无限,之前还传我家娘子一卷修炼法门。”
    
    “佛门法海要抓我家娘子,只因她是妖族,两月后,弟子将亲上金山寺,与那法海一辩,究竟妖,能否活在这片天空下!”
    
    “此行结局不明,弟子担忧娘子安危,恳请老母慈悲,将我家娘子正式收入门下,好让她有个庇护。”
    
    江浩说完重重叩首。
    
    白素贞惊讶的看着自家相公,眼眶瞬间红了,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大殿内忽然沉寂起来,仿佛所有声音全都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
    
    忽的,
    
    黎山老母像放出万道金光,照射在白素贞身上,白素贞顿时有所明悟,赶紧跪下,最后闭上眼睛。
    
    过不多时,白素贞睁开眼睛,脸上满是惊喜,看向江浩兴奋道:“相公,老母答应了,就在刚刚老母神念传讯于我脑海,正式收我为入门弟子。”
    
    江浩也是惊喜不已,心说自己这嘴是开了光吗,竟然真的成了。
    
    下一瞬。
    
    白素贞面前忽然又是金光一闪,多了一件七彩霞衣和一条飘带,白素贞恭敬伸出双手,七彩霞衣和飘带轻轻落在她手里。
    
    与此同时她也知道了这两件宝贝的用处,“相公,这七彩霞衣乃是一件防御法宝,这飘带是攻击法宝。”
    
    江浩看看这两样宝贝,笑着道,“穿在娘子身上一定特别好看。”
    
    两人说完,再次对着黎山老母像虔诚慕拜,这一次江浩比之前更恭敬。
    
    当初江浩只是试一试,没想到真的成了!
    
    给老婆找了一个大靠山,这下安全问题算是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