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笔趣阁 > 末世我的红警基地 > 三一二

三一二

一秒记住【爱读笔趣阁 www.ad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种胶水尽管成分相对复杂,不过生产起来却不费多少功夫,他的整体呈弱碱性,却基本不会对金属的材质造成腐蚀,储存上也没有密封和压力的要求,只不过对于原材料的纯净度要求比较高,每一样的单质材质差不多都要达到过去电子级单晶硅,也就是八个九的程度。
    
    仅只这一点,一般的企业就很难做到,就算是在实验室里面发现了某种配方,也会因为极难的量产形式,造成成本居高不下,根本没有办法和价廉物美的混凝土竞争。
    
    不过对于基地来说,提纯材料属于基本功,在能量可以无限供应的条件下,甚至不需要纳米虫来分解提纯,直接用纯物理方法,就能够得到近乎纯净的物质。
    
    而且这种胶水对于材料的要求虽高,对生产工具方面却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一个大型的连续反应釜,添加了各个粉碎过的单质以后,进行充分混合,在五百摄氏度保温一个小时,再加入冷水,急速降温到四十摄氏度,把这个温度保持二十分钟,就能得到胶水,这样生产出来的胶水也是浓缩的液体,可以直接用水稀释,最高可以达到五千倍,强度变化不大之余,也方便了运输。
    
    那些用水泥沙子和碎石搅拌而来的混凝土倒是非常的简单,就算是没有搅拌机,几个人用铁锹搅拌混合,做出的东西未必比商用混凝土搅拌站的标号低,水泥的生产也不难,从过去的立窑到最新的转窑,生产效率也很高,它的难度其实集中在采矿和运输上面,过去的时代交通发达,人口众多,自然没有这样的顾虑,不过现在就不同了。
    
    毕竟离S市最近的石灰石矿山也要几百公里远,还没有用通讯设备的支持,也就意味着那里使用智能机器人的效率就会比较差,需要人类士兵前往指挥,现在的外界环境越发的复杂,就算是携带了足够的武器,也没有办法保证人员的绝对安全,尤其是晚上,那些不受次声波影响的虫子,这些虫子基本上都是有毒的,特别是在这个生物基因正在急速动荡的时代,几乎没有一种万能的解毒药剂,也就是说,可能前一天刚刚派上去的人,第二天晚上就死掉了,连回到基地救治都来不及。
    
    而且混凝土看似简单,但是这东西其实要求也是挺高的,至少要求原材料要比较纯粹,像沙子石子里面不能掺杂泥土之类的东西,当里面混有泥土或是植物茎叶,都会影响混凝土的的凝固还有它的强度,混杂的泥土多了,甚至会使得混凝土像土坯一样的脆弱。
    
    这方面浓缩胶水的效果就好得多,尽管它对原料方面要求极为严格,使用起来,却是异常的宽松,就是推平后的普通土地,都不需要像普通人家建房子一样挖到沙子,把大多数的大块植物根茎去除以后,就可以跟大水漫灌一样,把稀释后的溶液直接浇下去,然后就不用管了,完全不需要像混凝土一样进行后期护理,就能达到最大的强度。
    
    稀释后的浓缩胶水其实跟水无异,但是它有极强的亲和性,在泥土中渗透速度也很快,室温下,渗透深度基本可以达到一米左右,视土壤的疏松程度,还有含水量不同略有差异,不过基本上不会低于八十厘米,混合了浓缩胶水的水分子,其实在显微镜下,是一个个互相勾连的官能团,在一定压力和浓度下,就只会渗透到这么深的程度,想要更深的混凝土,就需要减少浓缩胶水的稀释倍率,浓度越高,含水量越少,反而渗透得就越深。
    
    渗透完成后,胶水里面的官能团就会和土壤里面的化合态的硅元素还有碳和氮元素发生反应,把它们的一个或几个电子夺出来,重新组合成为一个个的大分子化合物,不过这样形成的大分子却不是有机物,而是一个复杂的无机物,把水分子也牢牢锁在里面,形成一个个的分子水合物。
    
    而且官能团上还有数个极性键,彼此之间依靠范德华力吸附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网络,这些极性键也会通过交换电子的方式,变成化合键,从而把这一整块的土地变成一个整体。
    
    尽管这块土地变成了一个整体,但是它们却不会跟混凝土一样,跟石头一样的坚硬,几乎没有弹性可言,受热胀冷缩的影响也极其的微弱,绝对不会在冬天被冻得缩出一条条的裂缝,也不会在夏天膨胀起来,鼓出大包,这一切都是因为,整块地,其实是一个整体,膨胀收缩都是一起的。
    
    这样处理过的土地坚硬耐磨程度比混凝土要强得多,充当各种低层建筑的地基已经足够了,现在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多高的建筑,防卫的压力太大,而且生物柴油的储存,更要尽量放在地下,才不会成为导弹攻击的目标。
    
    方文一边在主脑里设计基地的第一款烧柴油的喷气式战机的发动机,一边随时关注着几辆刚刚到达目的地的重卡。
    
    三架伴随无人机正停留在目标的上空,把周围的景色还有地形地貌,源源不断地传送到主脑的储存器里面。
    
    刚刚从车上自己开下来的一辆多功能采割机,已经自主地跑到最末一辆充当油罐车的重卡旁边,油罐上面也同时伸出一根金属管,直直地插进采割机后面的油箱口,半透明油箱里面的燃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填充着,很快就被填得满满的。
    
    随着加油管的抽离,采割机让开位置给后面的履带式铲装机,自己小心地爬下了路基。
    
    幸好这一带的路基仅比地面高上几十厘米,路边的护栏早已被不知何时冲出路面的车辆给撞飞了,郁郁葱葱的草丛里,还能看到废弃的车辆上的金属锈迹。
    
    采割机一边下坡,一边已经开动了前面的割刀,比人还高的青草等各种各样,已经变异得连他妈都不认识的植物,在仿照高频振动原理加工的高频刀具面前,毫无抵抗之力。
    
    不管是草茎,灌木,又或是石头,或是钢筋,车子的轮毂铁皮,都毫无抗拒地被切开,然后被推到了一侧,被耙子搂起来,直接压缩,紧紧捆成一个个圆形的草捆,扔到路边,不妨碍通过的地方。
    
    然后就这么一路朝着路边的小小山峰开了过去,在身后,只留下一道流淌着深绿色的植物汁液,还有不到三厘米高的植物根茎的宽阔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