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笔趣阁 > 重生之再铸青春 > 第1133章 知易行难(第二章)

第1133章 知易行难(第二章)

作者:孤鸿寡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爱读笔趣阁 www.ad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52bqg.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车是冯征在开。
    
    叶枫坐在副驾驶上捏着眉心,过了一会,他侧头看着旁边神色淡漠的仿佛永远不会变化的冯征,笑了笑说道:“你看,所有人都有梦想和自己想要的东西,唯独你没有,等冷国峰那边安保训练出来之后,你就准备准备进公司吧。”
    
    “不去。”冯征缓慢的摇了摇头。
    
    叶枫就知道冯征会这么说,不过他还是很好奇,看着冯征问道:“为什么?赚点钱,有自己的事业能够填补自己的空虚,这不好吗?你总不可能真给我开一辈子车吧。”
    
    “这样没什么不好的。”
    
    冯征先是说了一句,接着问叶枫:“可以抽烟吗?”
    
    “抽吧,反正不是我的车。”
    
    叶枫笑了笑,接着他拿出一根烟递给冯征,自己也点上了一根,缓慢的吸着烟雾,又缓慢的吐出去,对于男人来说,这是一个无趣,但有时候很有意思的小动作。
    
    冯征点着烟,吸了口烟,然后接着之前的话题说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雄心壮志,以前可能会有,但是我和小三爷的经历你也知道,在外面漂泊久了,现在就想安定下来,当司机不好吗?我觉得挺好的,你有需要的时候,我就帮你开车,没需要的时候,我就坐在车里等你,很自由,至于钱也够用,可以说什么都不用想,这种生活已经很好了。”
    
    “真的甘心?”
    
    叶枫瞥了一眼冯征,眼神仿佛要穿透冯征的心里一样,接着叶枫更改了一下说辞:“真的习惯吗?”
    
    冯征夹烟的手不经意间动了一下。
    
    叶枫没在看冯征,身后靠后,靠在了座椅上,说道:“一个人漂泊久了,想安定下来,这是正常的,不过安定下来之后,他便又向往外面的自由。”
    
    “你说人奇不奇怪?”
    
    叶枫扭头冲冯征笑了笑,语气莫名的说道:“寂寞了想热闹,热闹了,他又想安静,安定了想自由,自由了又想安定,各种各样的矛盾,婚姻,生活,都是如此,就好像我一样,以前觉得,赚钱,只要赚钱了就好了,有钱我就可以解决所有的烦恼,我可以像以前一个首富的儿子一样,我可以每天换女人,我也可以找网红,但是当我真的有钱之后,却发现很多事情身不由己,以前想做的,现在却做不了,甚至被诊断出抑郁症出来。”
    
    “不得不说,人性的矛盾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说到最后,叶枫感慨的笑了笑,经过两世为人,叶枫真的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人的一生就是一个“欲拒还迎”的无限循环。
    
    下到厂里上班的工人。
    
    上到叱咤政商两界的风云人物。
    
    没有人能够免俗。
    
    “想听我说了一句话吗?”这时候,冯征突然侧头对叶枫问了一句。
    
    “说。”
    
    “这句话叫: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冯征平静的说着。
    
    叶枫来了兴趣,问道:“李白的将进酒?”
    
    “是的。”冯征点了点头。
    
    叶枫看着冯征说道:“这句话真不像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是的,小三爷以前会经常说这句话。”冯征带着笑意说道。
    
    叶枫问道:“比如花钱的时候?”
    
    “差不多。”
    
    “果然。”
    
    叶枫听到冯征这么说,仿佛看到了冯三德骗到一笔钱,然后极其小市民模样的拿着钱碎碎念,自我安慰,自我催眠的去花钱。
    
    不过叶枫也难得的来了点兴趣,他反问冯征:“那我说让你老老实实找一个工作上班,然后和女的相亲结婚,生子,接着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你能做得到吗?”
    
    冯征闻言一怔,然后当真试想了一下,方才说道:“不能。”
    
    “那就是了。”
    
    叶枫又点了一根烟,脸色平静的说道:“有时候人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所谓知易行难,说的也是这个意思,真能做到知行合一的,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这种人,但凡存在,要么是得了道的神仙,要么是入了魔的魔鬼,但这两种人都为世间所不容,因为知行合一的本体是自己的良知,但凡有点能力的人,谁能完完全全过的了自己良知这关?谁又能一生走到头,可以问心无愧的摸着自己心口的良知,说我这一生,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他人,无愧于自己?”
    
    “总归会有亏欠的……”
    
    最后,叶枫轻声缥缈的说道:“就好像冯三德那闷sao货一样,但凡他要一点良知没有,又何必情愿去钻小巷子,也不愿意找一个正经女人呢,说到底,他还是怕亏欠了身边的人。”
    
    “是的。”
    
    冯征点了点头,说道:“人生在世,就是一个修心的过程。”
    
    “嗯,这句话我同意,人生在世就是一个修心的过程。”
    
    接着叶枫抿了一下嘴唇,又道:“不过也不是不可以避免的,只要不动心就好了,不去了解,不去投入感情,不去问缘由,这样心里就不会有太多的波动。”
    
    冯征闻言,默默无言,眼角的余光,坐在副驾驶的这个男人,夹着香烟的一只手搭在窗外,身上散发着远不是他这个年纪能够散发出来的深沉意味。
    
    不去了解,不去动心,固然是可以不会伤害别人,也不会伤害自己,但是个中寂寞,又是有几个人能够了解和忍受的?
    
    高处不胜寒。
    
    冯征蓦然的想到了这句话,现在的叶枫就给了他这种感觉,一个人坐在高不可攀的宫阙处,连人带心,都被雾掩盖,让人看不真切。
    
    十分钟后。
    
    一直盯着车外不断倒退车流,高楼的叶枫回过神来,看了眼外面,也到了长安街,在离天安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叶枫拿出了手机,拨打了通讯录中的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后,叶枫对着电话说道:“我到燕京了,嗯,我现在就在长安街的路上,嗯,我现在就过去。”
    
    挂掉电话。
    
    叶枫对冯征语气平静的说道:“去CA俱乐部。”